播音专业——即兴评述

2021-09-05

1.老板禁止员工用微波炉热饭,你怎么看?

新闻事件:浙江某网络公司老板的奇葩操作火了。网络流传的截图显示,在该单位的聊天群里,老板许远东突然对公司员工带饭热饭的问题发飙,要求行政部门将公司的微波炉扔掉,不再允许员工在公司热饭。许老板称,想要继续带饭的,要么自己吃冷的,要么就是找人送。

评论参考:许老板不许员工带饭的理由居然是“(员工)把做饭、烧饭花的时间,花到自己的专业工作上,早几年就不需要为节省这几块钱花时间了。” 难道许老板不应该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没有实力为员工办个食堂?为什么不能为员工提供免费午餐吗?如果把抠索微波炉的时间、精力,花到自己的公司运营上,早几年就不需要在乎员工的便当了。


这些年,网民渐渐从之前的励志鸡汤里回过味来,人生当然要拼搏,但是,一些老板嘴里的鸡汤的初衷和宗旨无非就是“你要多干活,少要钱”,“我只雇了一双工作的手,可惜手上连了个吃饭的嘴”。冠冕堂皇的“把做饭的功夫花到工作上”,无非是对员工非工作时间的压榨和操纵:你们下班之后,居然还有时间做饭,看来工作量不饱和,老板很生气。什么?上班时间,还居然耗费老板的电费和微波炉折旧钱来热饭?


企业家不应该被一棍子打死,公司的商业化运营也不应该被污名化,特别是在疫情冲击之下,很多企业面临沉重的经营压力,正是无数公司的勉力支撑,保障了中国经济在疫情之下逆风飞行,同时也提供了工作岗位。这就需要保证公司运营能实现劳资两利,“上下同欲者胜”。企业经营者要学会尊重劳动者,依法保障劳动者权益,不要用“馊鸡汤” 来强词夺理、霸凌劳动者,不要用“狼性”掩盖管理者自身的无知贪婪。


微波炉热饭,不算大事,但是,企业经营者如果不尊重劳动者,企业是干不长久的。一个连热饭都吃不上的公司,这就有“周扒皮”那味儿了。希望更多老板从网友的愤怒中读出世道人心。

2.下架追星App,直击饭圈“七寸”!

新闻事件:饭圈乱象再遭重锤。据媒体报道,8月份以来,多款追星应用被集中下架,包括“超级星饭团App”、“魔饭生pro”、“桃叭”等用户数量较多的应用。部分未下架应用也开始采取禁止未成年人消费等措施,以符合专项整治要求。


专项整治,是指中央网信办于今年6月15日开启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重点打击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粉丝造谣攻击、侵犯隐私等行为。规制追星App,是专项行动的一部分。

评论参考:现在的饭圈之所以声势浩大、横冲直撞、影响恶劣,很大原因是借助了互联网工具,实现快速动员。不少追星应用不仅提供集资、应援、控评等功能模块,甚至把“追踪明星行程”作为卖点之一。正是这些应用的存在,相当程度助长了饭圈无端谩骂、刷版屠榜、高额消费,甚至侵犯隐私的行为。


而很多追星App功能设计也不够规范,甚至故意留下后门,来诱导粉丝消费、应援。尤其是一些未成年人,本身三观尚未成熟,大多不具备经济能力,却在这些追星App的诱导下超前消费、冲动消费,成长道路极易走偏。因此,治理追星应用,既是在打击不良饭圈文化,也是在挽救许多陷入饭圈泥沼的未成年人。


一段时间以来,不只是追星应用,很多互联网平台与饭圈有关的内容都在进行调整。前不久,微博已下线“明星势力榜”,百度、360搜索也将“明星人气榜”等功能下线。


这些举措,事实上都是净化和重塑娱乐圈生态的一部分:追星也好,对艺术的鉴赏也罢,都应该还原到作品本身,而不是无底线的舆论攻击,无底洞的金额投入。饭圈之所以招致了相当的社会反感,就是因为饭圈的资本游戏和舆论生态,都对正常的社会秩序、社会共识造成了巨大冲击。只要有“钞能力”,只要有粉丝,演技歌喉如何、艺德人品怎样都无关紧要,这种乱象必须终结。


可以发现,饭圈的壮大和互联网的发展是紧密相关的。无论是追星App,还是其他在线平台,包括一些粉丝组织、炒作账号,都是饭圈乱象的始作俑者之一。从网络平台和应用端进行精准打击,确实是直击饭圈“七寸”。也相信经过专项整治之后,饭圈乱象会得到相当程度的廓清。

3.对于恶意抢注“全红婵”,光道德谴责不够!

新闻事件:日前有媒体梳理发现,“全红婵”正在遭受密集的商标抢注。据天眼查App显示,东京奥运会女子单人10米跳水冠军“全红婵”被抢注商标,国际分类涉及食品、服装鞋帽、日化用品等,申请人包括公司和个人等,目前商标状态均为申请中。

评论参考:全红婵火了,对她的“消费”也开始了,抢注商标无疑是非常恶劣的一种。蹭别人的名气,做自己的生意,万一产品出问题,名人还得拿个人信誉背锅。何况全红婵本人是个未成年人,都不知道她能不能理解这些心怀叵测,能不能应对这种机关算尽。在孩子身上打主意,这些商家未免过于无良了。


除了全红婵,其他奥运冠军如杨倩、陈梦等也被抢注商标。从经验看,出现这种事也并不意外,只要出现社会热点,总会出现一波商标抢注。之前如“火神山”“雷神山”甚至“钟南山”,都曾遭遇抢注。


目前这些商标的状态都在申请中,大概率是不会被通过的。但这种行为如果成本太低,无疑是助长了一些商家“赌一把”的心态:万一给蹭上一个呢?而且有些商家还动起了歪脑筋,即使正式名称通不过,也会注册一些谐音名或是网络梗,误导消费者。


商家敲敲键盘、点点鼠标,对受害者来说则是无穷无尽的麻烦,又是声明又是官司。而在博弈过程里,商家反倒有可能提高不少曝光度,甚至可能从名人身上“讹”到相当可观的转让费。这种博弈不对等,也是这种行为屡禁不止的原因。


显然,制止这种行为,仅靠道德谴责是不够的。今年3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印发《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专项行动方案》,明确将“恶意抢注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公众人物姓名的”列为集中开展严厉打击的七类情形之一,部署综合运用法律惩戒、行政指导和信用约束等措施实施精准打击,并推动将商标恶意抢注行为的行政处罚信息依法依规纳入全国公共信用信息目录,记入信用档案。


2020年3月,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就对上海市4家代理申请“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的代理机构依法进行约谈;同月17日,上海市市场监管局执法总队依法对涉嫌违法的7家商标申请人、4家商标代理机构及相关代理机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立案查处,涉事的代理机构也被处以顶格罚款。


这些都是有参考价值的案例,对于恶意的商标抢注,应当提高惩戒力度。从更宏观的层面看,层出不穷的恶意抢注,除了侵害他人权益之外,事实上也是对公共资源的浪费,更有可能助长机会主义的不良风气。


市场经济的生存之道,理应是诚信经营。如果总让这种歪门邪道占了便宜,就成了劣币淘汰良币。因此,对于这种恶意抢注行为,法律应该长牙齿,起到有力的震慑效果。

4.告别“洋垃圾”,中国不是“垃圾场”!

新闻事件:8月18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宣布,“发达国家将我国作为‘垃圾场’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自今年1月1日起,我国已经全面禁止了固体废物进口,我国固体废物污染防治工作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一个崭新的篇章。

评论参考:“洋垃圾”进口清零,彰显了中国选择绿色发展道路的决心、信心,彻底切断“洋垃圾”的灰色产业链,也是中国主动作为,摆脱在国际贸易中所处的不利地位。美丽中国,必然是青山绿水,而不可能是谁家的“垃圾场”。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提出,“力争2020年年底前基本实现固体废物零进口”。2020年4月,修订后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明确,“国家逐步实现固体废物零进口”。2021年1月1 日,我国全面禁止了固体废物进口,这一步步走得扎实、自信。


从发展历史来说,20世纪80年代开始,为缓解原料不足,中国开始从境外进口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当时中国工业资源短缺的问题,然而,伴随着工业原料固体废物进口,大量“洋垃圾”也通过非法渠道流入境内,“洋垃圾”逐渐发展成了庞大的灰色产业。


“洋垃圾”走私的违法性质决定着其后续加工产业,必然是低端的、高污染的,让一些人从中赚到了钱,却是以牺牲子孙后代的生活环境为代价的。另一方面,从“洋垃圾”中提取的工业原料廉价,严重妨碍了中国相关产业的发展、成熟,堪称“饮鸩止渴”。


从2017年到2020年的4年间,我国固体废物的进口量从4227万吨降低到了879万吨,直至2020年底清零,累计减少固体废物进口量1亿吨,这也是为国内相关产业健康发展扫清了跑道。


从国际视野分析,洋垃圾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国际贸易、经济秩序的表现。一些西方国家高挂“绿色”“环保”生活的幌子,制订严格的本地垃圾处理标准,却把垃圾转移到欠发达国家处理,这是典型的“以邻为壑”,也是利用各国经济发展不平衡,对发展中国家实施环境伤害和经济剥削。


“洋垃圾”本身就是“环境种族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表现。从这个层面上说,中国拒绝“洋垃圾”,是着手改变既有不公平、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的重要举措,不当“垃圾场”的庄严宣告,有力提升了国人的自信心。

对“洋垃圾”说不,拥抱绿色发展,体现的是中国生态文明的巨大进步,是高质量发展理念深入人心。

5.治理广场舞噪声扰民,有“法”了!

新闻事件: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17日审议修订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的议案。很多网友点赞感慨,对困扰人们多年的广场舞扰民,终于可以有“法”治一治了。


按照草案,在街道、广场、公园等公共场所组织或者开展娱乐、健身等活动,如果不遵守区域、时段、控制噪声等规定,对周边生活环境造成干扰,经劝阻、调解不改正的,可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的罚款。

评论参考:广场舞噪声扰民的问题,其实已经讨论很多年。有些地方的中老年群体,已经自觉想办法,尽量避免干扰别人,比如跳舞时集体戴上耳机等。但得承认,还有很多地方的广场舞活动,依然噪声过大,纠纷频发。


2017年,国家体育总局曾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广场舞健身活动的通知》,明确提到“不得因广场舞健身活动产生噪音影响周边学生上课和居民正常生活”。可是有规定无罚则,其威慑力也就有限;而仅仅是体育总局的通知,在现实场景中也难以形成有效的执法合力。


现在,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法予以规范,明确规定了罚则,虽然罚款额度不高,至少会让今后的执法更有力。


网友点赞之余,也有担心。因为广场舞噪声长期存在,给众人的印象就是“法难责众”。尽管周边民众意见很大,可是中老年人锻炼身体、同龄社交的需求真实存在,再加上人数众多,执法人员要持之以恒地针对性管理,压力可想而知。


广场舞噪声扰民的危害,大家都能看得见;治理的现实难度,大家也能看得见。现在明确法律规定,就是在制度层面对症下药,为现实的治理创造更好条件。明确法律是第一步,如何保证法律的落地效果,考验的仍将是各地执法人员的智慧和耐心。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执行,要根治一个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必然需要一个漫长的、艰难的过程。就像有网友担心的,如果执法时有人“一碰就倒”,执法人员还敢坚持吗?这种假设当然不是妖魔化老年人,而是确实要考虑到可能遇见的各种状况,有提前的心理准备、应对方案,才能保证有效执法。


最后还需要提醒的是,尽管有了明确的法律,可正如以前很多分析所提到的,仅靠外在规范,恐怕很难根治广场舞的噪声扰民问题。如果那些中老年人有更好的选择,相信也不会坚持“讨人嫌”。


所以,在法律进步的同时,相关部门仍有必要同步协调开展工作,尽可能满足中老年人正当的锻炼需求,给广场舞提供更多合适的场地。堵疏结合,方能治本。